我是極簡主義者,我不克制我的消費欲望! | 極簡生活 | Blair

身為一個極簡主義者,我很常被問到一個問題:「如何克制消費的衝動跟欲望?」
我得先澄清,極簡主義者不是完全不消費的,只是我們的生活模式讓我們所需的實體物品較少,並且非常了解自己的習性,所以消費較少也較精準。

聽到關鍵字了嗎?了解自己!
 
所以首先,你要先了解自己的價值觀跟理想生活為何,才能做出正確的消費選擇,也才不會覺得自己總是很衝動,或是無法滿足。由於我有個「一咖行李箱」的極簡夢,我希望所有家當都能裝進行李箱裡面,從此自由自在地旅行或移動。也因此,我的購物就會傾向不增加實體物品。

(當年帶著這些行囊闖蕩美國半年,是我決定邁向極簡生活的開端。)

心理學家也指出,花一樣的錢,買體驗比買東西更幸福!
當你透過買東西來獲得滿足,這種喜悅其實不持久,因為你會適應它,進而喜新厭舊,然後你會為了獲得這種快樂,再去買更多更好的東西。可是買體驗,是更深刻的,而且從中獲得的經驗跟交流會內化成你的一部分,幫助你成長。

(錢能不能買到快樂呢?單看你怎麼花!)
圖片來源:Materials Aart flickr, CC BY-SA 2.
 
所以一樣的資源、一樣的欲望,我不買化妝品了,而是去上化妝課;我不買書了,而是直接去上進修課程;我不逛街買衣服了,而是用這個預算跟朋友家人吃飯看電影。而且因為我較少購買實體物品,這些省下的錢,讓我可以把資源放在我更重視的地方,例如旅遊。所以為什麼我可以一年至少出國一次?我只是把治裝預算轉移到買機票而已呀。 

總之,只要在自己能力範圍內,錢花在哪裡,都是你的選擇。大家這麼認真工作賺錢,就是為了要有選擇的自由,而學習整理,我想就是透過篩選物品,培養做出正確選擇的能力吧。
  
至於何謂正確選擇呢?
 
2016夏天,我在美國某飯店當餐廳接待,在那個超偏僻的度假小島上,我這個外型像兒童的亞洲女生應該是少見的存在。大多數客人與我閒聊的開場白都是問我從哪裡來,但有天來了一位舉止紳士的老先生,卻問我要往哪裡去。
  
「What's your next plan? 結束這邊的工作後,妳的下一步是什麼?」
『Go home, find a job, or maybe get marry. 回台灣,找份工作,也或者結婚吧。』結婚是開玩笑的。
「Do you find the right one? 妳找到合適對象了嗎?」他順著我的玩笑往下問。
『I'm not sure. 我還不知道。』我回他一個苦笑。
「Be picky. 挑剔點,不要將就。」他對我眨了眨眼,就戴上他的墨鏡離開了。
 
老先生帥氣地結束對話,Be picky兩字同時像一記響鐘直接敲在我腦袋裡。沒想到,這兩字不只是一位長輩給年輕女孩的情感忠告,也成為了我往後生活方式的座右銘。

(為了怕忘記老先生給的神奇的一刻,我馬上拿原子筆在手腕寫上這句話。)

對我來說,極簡從不是為了讓生活變得貧乏,而是讓自己更謹慎對待消費與慾望。
 
因為消費物質帶來的快樂無法延續太久,所以我們必須在每一次的選擇中保持覺知,找出物質以外的收穫。久而久之,我們會開始“Be picky”(也能稱之為“嚴選”):選得更對、花得更少、使之延續、感到滿足。所以,過極簡生活並沒有讓我放棄了什麼,我依然保有我的日常跟熱情,也偶爾會花錢買東西。

只是我“be picky with my choice”,只購買必需品、只做開心有益的事、只願把時間花在值得的人事物上。
 
回到一開始的問題,我如何克制消費?
 
我沒有刻意克制,我只是明白資源有限,所以我取捨,我要讓我的資源放在更重要的地方。一旦用正確心態來消費,那感覺就不是衝動或浪費了,而是滿足跟豐盛。買東西應當是件愉快的事情,如果你會因此感到猶豫與罪惡,甚至詢問他人該如何克制的話,那寧可先不要行動。

因為我們花的每一分錢,都該讓自己覺得值得又快樂,不是嗎?